王靜律師網

國內首例:鴿舍拆遷維權成功案例

2014年07月17日 15:21 ||

  改革開放30年,我國經濟迅猛發展,人民生活水平日益提高,普通百姓住上了高樓大廈已不在是奢望,衣食住行其中的“住”無疑成為了平頭百姓們的頭等大事。

  伴隨著推土機、抓鉤機的轟鳴聲,一片片建筑應聲倒下,一幢幢嶄新的高樓大廈平地而起。

  舊城區改造、棚戶區改造,拆遷現場,出現了許多不和諧的現象。開發商、地方政府在利益的驅使下,壓低拆遷補償標準,在拆遷過程中,雇傭打手對拆遷住戶實行打、砸、搶,斷水斷電等等手段威逼恐嚇,迫使住戶無法忍受自行搬走,最后仍然不走的“釘子戶”就城管、警察、法院齊上陣,用一種中國所獨有的方式獲得土地。

  作為弱勢群體的平民百姓往往只能采用極端的方法抗爭維權,甚至付出生命的代價。為了獲得微薄的補償款,有的爬上高高的塔吊以死相逼;有的則幾十年如有一日孜孜以求的不斷上訪;有的自制燃燒彈、手提煤氣罐站在房頂,和拆遷人員對峙。

  在中國討要拆遷補償款何其艱難,是那些沒有經歷過的人無法想象的,弱小的個體,面對的是資金雄厚的開發商,手握行政大權的政府,以及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的--中國司法。

  如果這些發生我們的鴿友中間會如何呢?相信是也是無奈、彷徨、無助,以及無法估量的經濟損失。心愛的信鴿因為城市改造,鴿舍被強行拆遷,賽鴿從而失去了家,失去了比賽的機會,給鴿友們造成了很大的損失。

  如何運用法律手段維護自己的合法權利也是擺在廣大鴿友面前的一道難題。

  3月20日接到熱心鴿友打來的電話說:遼寧省丹東市鴿友張金龍通過法律途徑成功維權事情,結果得到了賽鴿搬遷補償款30余萬元。聽到這一有價值的新聞,我決定前去探訪一下張金龍師傅,聽他現身說法。講講他是如何運用法律武器維護自己的權益,索回賽鴿搬遷補償的經過。

  我想和張師傅面臨同樣被拆遷的鴿友,在維護自己合法權益時,有點幫忙和啟迪……

  3月24日清晨,我踏上N117次由沈陽北站開往丹東的特快,去探訪張師傅。

  丹東,黃海之濱,一顆璀璨奪目的明珠,風景秀麗,氣候宜人,物產風物,地理位置得天獨厚,旅游資源十分豐富。與朝鮮隔江相望,洶涌澎湃的鴨綠江日夜不停地流淌著,江中一座殘橋橫躺著,仿佛講述著50年前中朝人民并肩作戰抵抗美帝國入侵的光輝歲月。

  列車在連綿的群山中飛奔,經過3個多小時的急馳,時近中午,終于來到了此行的目的地--丹東市。

  張師傅早早等在接站口處,略作寒暄,熱情好客的張師傅便拉上我直奔飯館。張師傅帶我來到海邊的飯店吃的海鮮。席間閑聊間,他向我簡要介紹了鴿舍主血、賽績,以及如何運用法律武器,索要搬遷補償款的經過。官司打了一年多,終于得到了開發商的補償。

  吃過飯后,張師傅帶我來到他家,向我出示了《因鴿舍鴿子搬遷需給予經濟補償的情況說明》《十年來主要的賽績》《遼寧省丹東市振安區人民法院邢事判決書》《城市房屋補償安置協議》等相關的法律文件,并且仔細講述了他的維權經過。

  張師傅的鴿舍座落在丹東市振安區和經街4256-7號他岳母的住房上。從1976年開始飼養信鴿一直到2005年,近30年,從未間斷。先后引進多羽名血種鴿,舍內種賽鴿市值達200多萬元,使翔的信鴿在各種比賽中獲得獎項百余次。

  2005年,是張師傅信鴿事業的轉折點--丹東方齊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在鴿舍所在地取得了開發權,進行老城區改造,鴿舍須要搬遷。

  張師傅在認真思考后,認為賽鴿搬遷改變了賽鴿生活習性和生存環境,使得信鴿不能正常家飛比賽,造成了嚴重的經濟損失達60余萬元。

  張師傅沒有選擇極端的方式去維權,而是理性的選擇了一條對老百姓來說,最艱難的一條道路--法律維權。

  精心準備之后,張師傅于2007年8月一紙訴狀將開發商告上法庭,要求開發商對鴿子搬遷造成的損失進行賠付,總計60萬元

  丹東市振安區人民法院受理了此案,經過審理,判開發商賠付原告張師傅搬遷補償款30萬元。最后原、被告經過協商達成協議,開發商用位于“橋南”的兩處90平方米的商品房抵做補償款。而張師傅保證在2007年11月23日前將鴿舍搬離,開發商保證在2007年12月30日前將符合國家規范的產權房交付給張師傅。

  之后張師傅按照約定將鴿子搬到了丹東市元寶區飼養,接下來就等著開發商交鑰匙了。

  事情到此,應該圓滿結束了,法院判了,協議也簽了。但事情還遠遠沒有結束,做慣了霸王的開發商,不甘就此認輸,到了交房的日子,開發商使出了慣用的伎倆,找出各種理由百般推脫,就是不給張師傅鑰匙,而張師傅只能望“房”興嘆。在多次討要無果后。2008年8月張師傅再次走進了法院將開發商告上法庭,要求按約定支付兩套商品房。狗急跳墻的開發商像瘋狗一樣,竟然提出了反訴,稱張師傅不是被拆遷主體當事人,并以此為由,要求法院撤銷2007年10月21日簽署搬遷安置協議。

  丹東市振安區人民法院于2008年11月6日開庭審理開庭審理了此案。經雙方原被告當庭陳述,法院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合同法》第八條之規定判決如下:

  一、被告丹東方齊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于本判決生效后10日內將振安區經山街橋南商品房19號樓511室、512室房屋交付給原告楊學琴、張金龍。

  二、駁回被告丹東方齊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的反訴請求。

  丹東市振安區法院二審判決后,被告開發商不服判決,將此案上訴至丹東市中級人民法院。

  丹東市中級人民法院于2009年2月21日開庭審理了此案,經過原被、告當庭唇槍舌戰的辯論,法院以事實為準繩,法律法規為依據,維持一審原判。

  2009年3月份,張金龍師傅終于得到了本應屬于他的位于振安區經山街橋南的兩套商品房。

  至此,至此張師傅成功地運用法律武器,維護了自已的權利。

  關于因鴿舍、鴿子搬遷所受損失--需給予經濟補償的情況說明

  金龍鴿業繁育中心,始建于1975年6月,已有30佘年。現存欄世界名國名系鴿600余只,如:詹森的班格五一、華麗灰、老麥克斯、白羽號、火箭、019血系的原舍種鴿、德累克的速度高手、羅曼的戰斗機、紅蝴蝶、山普森737、馬太依斯、德國西格幕勒、吐尼爾、安德烈力頁達、司翠克鮑特、臺灣東龍、美國漢克、范氏詹森、巴騰博格、幕利門、吉諾,英國跨海冠軍鴿系,總價值高達200余萬的名貴種鴿。就是這些愛鴿為我得到了國內、國際不同賽事獎數百次,同時也帶來了豐厚的經濟效益,更是給我帶來了極大的歡樂和喜悅。

  但是在2005年11月,沈陽方齊開發公司在我的鴿舍進行開發動遷,與此同時給我帶來了具大的經濟損失和精神痛苦,因此特向該開發公司要求,在鴿舍、鴿子搬遷過程中給予一定的經濟補償。其補償理由如下幾點:

  一、培育幼鴿

  信鴿如果轉移,需要4~6個月的適應期,做育出的幼鴿,在比賽和留種過程中才會有好的發揮,我現有種鴿375多羽,每年2月中旬開始配對,最低配150對,每對種鴿育出4只幼鴿,150對按出600只來計算,出售500只,每只600元,就這一項每年可以收入30萬元,100只用來參賽,按最低估算可拿獎金4萬元左右,2006年不但1分錢沒有收入,反而每天還要支付飼料費85元(一年31025元),人工費年支付7000元。

  二、信鴿二次開家

  信鴿翱翔藍天是它的天性決定的,要想做出好的種賽鴿,就得必須再認識這個家,據專家和本人30年養鴿經驗證明,信鴿開家的丟失率一般在10%左右,這樣以來,370羽種鴿,按比例丟失37羽,每羽最少按3000計算,這一頊就是110000元。

  三、信鴿不能比賽競翔

  2007年春,我購市信鴿協會大獎賽足環150枚,火車頭信鴿協會足環130枚,一是用來秋季125000元的大獎賽,二是為迎奧運2008年春季大獎賽,由于搬遷造成慘重的損失及經濟損失無法估量(二季按8萬元計算)。

  幾年來,德惠業翔鴿舍和其它鴿友使翔本中心作育的種鴿也多次飛出了冠軍、亞軍等上百次的好名次。

  近幾年來,我著重育種,出售種賽鴿,每年出售的信鴿600余左右,基本當年銷售完,每羽銷售價500元、1000元、10000元不等。

  得獎鴿移居其它地方,從此再不能增戰戰場,這等于把它們殺掉一樣,就這兩塊的損失是用任何金錢換不來的。

  四、租用建鴿舍場地

  1、從租房到現在已21個月,每月租金1000元(計21000元)。

  2、為確保信鴿安全,租用的房子隔斷、門窗加固所需鋼材、水泥、人工費共投入15000元。

  3、租了房子,至今沒去住,防止被盜,又雇用看護人,每月600元,這個費12600元。

  綜上所述,這近兩年來,我的損失不僅是經濟上的慘重(60余萬元),更是精神上的折磨,常人是難以接受的,精神上的打擊金錢也難已彌補。因此我要求沈陽方齊開發商能酌情處理此事。

  金龍鴿業繁育中心

  張 金 龍

QQ咨詢
Copyright © 2016 wangjinglawyer.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王靜律師網 版權所有
重庆快乐十分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