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靜律師網

國家版權局版權管理司關于行政處罰時效的答復

2015年08月24日 13:37 ||

【法規標題】國家版權局版權管理司關于行政處罰時效的答復
【發布部門】國家版權局  【發文字號】權司[1999]76號 
【批準部門】  【批準日期】 
【發布日期】1999.12.21  【實施日期】1999.12.21 
【時效性】現行有效  【效力級別】部門規范性文件 
【法規類別】行政處罰與行政復議/著作權  【唯一標志】104518 

【全文】


國家版權局版權管理司關于行政處罰時效的答復
(權司[1999]76號)

××省版權局:
  你局關于咨詢行政處罰時效的函已收悉,經研究,答復如下:
  《行政處罰法》第二十九條規定:"違法行為在二年內未被發現的,不再給予行政處罰。前款規定的期限,從違法行為發生之日起計算;違法行為有連續或者繼續狀態的,從行為終了之日起計算。"《著作權行政處罰實施辦法》第十一條規定:"著作權行政管理部門對違法行為予以行政處罰的時效為兩年,該時效從違法行為終了之日起計算。"
  根據以上兩條的規定,我們認為:
  一、行政處罰時效與民事訴訟時效不同。上述兩條主要規定了行政處罰的追責時效,它是行政機關追究違法行為當事人的行政法律責任的法定有效時間,違法行為已經超過追責時效期限的,不再追究行政法律責任。也就是說,超過行政處罰時效,行政機關就喪失了行政處罰權。雖然行政處罰時效和民法通則規定的民事訴訟時效都是兩年,但行政處罰時效是以違法行為的發生和終了時起計算,而不是象民事訴訟時效那樣,以當事人"知道或者應當知道權利被侵害時起計算"。有些違法行為,當事人知道時已經超過了兩年,這時,行政機關就不能進行行政處罰,但這并不影響其民事權利的行使,當事人可以繼續提出民事訴訟。
  二、對于剽竊行為的終了,我們理解:剽竊行為發生之日,并不是其停止之時,剽竊者剽竊他人作品的目的是為了出版發行,剽竊物的出版發行應視為剽竊行為的繼續,只要剽竊物還在出版發行,其違法行為就沒有終了,只有當剽竊物停止了出版發行,才視為剽竊行為的終了。因此,剽竊行為應當適用行政處罰法第二十九條第二款的規定。
  就本案,我們認為,如果作者所稱的剽竊物于1993年出版,1997年以前已經停止了出版和發行,作者于1999年才來投訴,從停止出版發行到作者投訴,已經超過了兩年的時效,著作權行政管理機關就不應當再做行政處罰。如果作者投訴時,剽竊物還在出版發行,或者在兩年內還在出版發行,著作權行政管理機關就可以進行處罰。
  以上意見,僅供參考。

國家版權局版權管理司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二十一日

  附件:

××省版權局的來函

國家版權局:
  我局新近遇到這樣一狀案子:今年初,甲作者向我局投訴,稱其于1998年春節發現其作品被乙剽竊。經我局調查發現,甲作者的作品系1992年由丙出版社出版,訴稱剽竊的作品也由該出版社于1993年出版,剽竊部分約有12萬字。
  根據著作權法及其實施條例和《著作權行政處罰實施辦法》有關規定,我們擬對侵權人實施行政處罰。但對實施辦法第十一條規定的行政處罰時效認識不一致。
  一種意見認為:乙的剽竊行為發生在1993年,該侵權行為也于同年終了,而甲作者在1999年才向版權行政管理部門投訴,顯然已超過了二年的行政處罰實效,行政處罰法第二十九條也規定"違法行為在二年內未被發現的,不再給予行政處罰。"
  另一種意見認為:乙的侵權行為具有連續性,甲限于種種因素未發現,并不等于甲不主張自己的權利,因此,該行政處罰時效應以自甲知道其侵權被侵犯之日算起。
  就本案而言,其一,如何理解實施辦法第十一條規定的行政處罰時效;其二,如何認定本案中侵權行為(剽竊)的終了是本案能否進行行政處罰的關鍵。
  請國家版權局對上述問題作出解釋。

××省版權局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七日


 

QQ咨詢
Copyright © 2016 wangjinglawyer.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王靜律師網 版權所有
重庆快乐十分计划